當前位置: 首頁 > 專家顧問 >

倪進祥--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協副主席

時間:2014-04-13 00:17 作者:紫軒
來源:倪進祥工作室
【字體:
倪進祥--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協副主席


風騷氣派礪軍魂
——記當代青年軍旅書法家倪進祥
李燕燕
 
人物小傳:倪進祥,男, 1972年10月8日出生,安徽無為人。1991年入伍。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法家協會副主席、第十一屆全國青聯委員、中國楹聯學會常務理事、中華詩詞學會會員、解放軍書法創作院藝委會委員、蘭州大學書法研究所特聘研究員、總后政治部文藝創作室專業書法家。主攻章草,擅長自作詩聯。其作品30余次入展中國書法家協會主辦的國家級書展,在全國第五、六屆中青年書法大展中連續獲獎,在全國第八屆書法大展中獲“全國獎”,并多次在全軍獲一等獎。出版個人專集5部。曾先后被評為 “全國軍地兩用人才先進個人”、“中國書法進萬家活動全國先進個人”、“全國送歡樂下基層活動貢獻獎”。2010年8月被總政評為“全軍學習成才先進個人”。有作品被選送到美國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亞、日本、新加坡、韓國參加國際文化交流。曾應邀到清華大學、北京大學、北京師范大學、蘭州大學、北京科技大學、日本早稻田大學、安徽大學、安徽師范大學等高校講學。新華社、《人民日報》、中央電視臺、《解放軍報》、《中國青年報》等多家媒體曾專題報道。曾榮立二等功4次,三等功2次,2次榮膺學雷鋒銀質獎章。其書法藝術得到啟功、沈鵬、張海、歐陽中石、李鐸等名家好評,多次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親切接見。

倪進祥--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協副主席

最初知道倪進祥,是從看到他的一幅作品開始。彼時我才開始修習書法,幾乎還沒接觸過“章草”,區區十個大字竟然費了好些功夫方才認全。只是后來修習愈深,俞覺書法之妙,愈愛上這“艱澀”的書體,視線也落到了堪稱“書壇新銳”的幾個人身上。其中就包括倪進祥,這個好評與爭議參半的青年軍旅書法家。
介紹倪進祥,就得先介紹章草。章草,即是隸書的草寫,是今草的源頭。其主要特點是字形扁方,取橫勢,結體簡約,雖有牽引勾連,但字字獨立,并保留較多隸意。攬卷觀閱倪進祥的書法,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個性鮮明、風格獨具、雄渾遒勁,具有強烈的視覺親和力。他的章草以草隸筆意為之,注重橫勢,筆勢相連,筆意連貫,氣暢韻足,結體奇崛,美而勁健,力厚骨勁,于【平復帖】、【急就章】、【十七帖】諸經典得韻致,又兼取當代章草名家之新探求。看似漫不經心,信筆縱橫,實則胸有成竹,從力厚骨勁、天真爛漫之中彌漫著灑脫、恣肆、奇詭與練達。把經過悟解而且深有領會后所把握到的物象之神,轉化而為內在的意象,以至外化為作品的形象之神,帶給觀賞者有細細品味、把玩的余地。在我看來,頗有些“厚古而不薄今,熔古而鑄今、推陳而出新”之韻味。

倪進祥--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協副主席

許多看好倪進祥的人說,他的藝術實踐為當今章草藝術藝術新開了一扇窗,請看——
——以獨特的三指單勾懸腕執筆法和自撰詩詞楹聯入書的創作特點,融入對軍旅生活的獨特感悟和獻身使命,報效國家,熱愛人民的軍人核心價值觀。
——借鑒袁隆平雜交水稻原理,運用儒、道、禪“三元”的審美理念,創造出獨特的章草風格。
——善長即興撰聯,以對聯示人,先后為中央領導和軍委領導,以及全軍將士撰寫嵌名聯1000余副。聯句用典含蓄、氣勢恢宏,展軍人襟懷與風骨,被軍內外贊為軍營中的“林大秀”。
作為一個40剛出頭的軍人,他的軍綠之旅如此點綴——
  ——曾先后受到劉華清、張震、張萬年、遲浩田、曹剛川、郭伯雄、徐才厚等7位軍委副主席親切接見
——筆墨丹心寄丹青,中國書法家協會最年輕的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法家協會副主席、全國青聯委員、總后政治部文藝創作室創作員;每一步前行,內心都充滿感恩,感恩軍旅、感恩這個時代,數年來一直堅持著以自己手中的筆回饋社會、感恩人生;與此同時,亦伴隨種種評論猜測,唯有以事實窺知。

  倪進祥--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協副主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志難挫,上下求索學藝苦
茅屋下,一位約莫七歲的男童,用稚嫩的手指蘸上清水,對著已經被翻破、發黃的毛筆字帖,一板一眼地臨摹著。不知不覺中,經年的磨挲留在石碑上的痕跡已清晰可見。。。。。。
1972年10月,倪進祥出生在安徽省無為縣的一個貧窮農家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,他的哥哥姐姐小學沒讀完便輟學,與父母一道挑起生活的重擔。“每每看到哥姐充滿期待的眼神,我總是像捧起珍寶般捧起書本,我是多么珍惜我的一切學習機會呵!”
無為縣名取“思天下安于無事,無為而治”之意,自隋朝始建以來,已有1400余年歷史,宋代曾與臨安揚州壽春并稱“全國四大名城”;在無為這個文化古城,書法各家在此皆可覓。受此熏陶,倪進祥自幼便酷愛書法。買不起筆墨紙硯,就大著膽子,請哥哥和他一道,趁著黑夜,從荒涼陰森的墳地里抬回大墓碑當紙,用手指蘸水在墓碑上學寫字,連續五年,從不懈怠。
那時,村里有一位教過私塾的老先生特別擅長書法,倪進祥就“盯”上了這位老人。他每天放學回家,主動幫這位老先生劈柴擔水;老先生寫字,他展紙磨墨,然后垂手立在一旁,安靜地看著老人展紙揮豪。老先生看到倪進祥為人勤奮、又聰明好學,就收他為徒,并把自己的《全唐詩》、《三字經》等古書借給他。“這些線裝的古書就是我的啟蒙,那時是‘臭老九’的東西,現在可值錢了。”倪進祥笑著對我說。倪進祥對經典書籍愛不擇手,揣在兜里,喂豬燒柴之余就拿起來誦讀。老先生作古以后,倪進祥成了接班人,逢年過節、紅白喜事為鄉親撰寫對聯。從藝的渴求與熱情為他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如今的倪進祥總是讓人感覺很“硬氣”,說話擲地有聲、中氣十足。有的人說倪進祥很“裝”,“很愛在場面上出風頭”。但只要細品他的執著,就會明白,很多大家不能理解、“超出常規”的東西,源自一種堅強和珍惜。

倪進祥--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協副主席 倪進祥--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協副主席

——“靠著磕頭打滾籌到了學費”。1989年,倪進祥下定決心自費去安徽師范大學美術學系深造,但母親剛做完直腸癌手術,家里一貧如洗。為了學業,他硬著頭皮挨門挨戶找親戚家借錢。世態炎涼,“景上添花常見,雪中送炭卻少”,親戚見倪進祥沒有家長陪同,生怕借出去的錢“打了水漂”,只有報以“愛莫能助”的尬尷態度。面對婉言的拒絕,倔強的倪進祥在雪地上磕頭、打滾 ,叔叔伯伯拗不過他,只好你一百、我兩百的幫他湊齊了1000元,圓了他的求學夢。“不知你能否體會,在別人鄙夷的眼光中,尊嚴嘩啦一聲全碎掉的感覺。但是今天碎掉的尊嚴,我會用千倍的努力,換來真正值得追求的理想。”
——“為了理想,世上沒有哪一種苦能讓我低頭”。倪進祥至今仍記得:“一進校園,我就像久旱的禾苗逢到甘露。以前沒錢買書,書對我來說是奢侈品。大學圖書館里的書應有盡有,內容豐富多彩,又有專家教授現場點撥,身處這樣的氛圍,我覺得自己就像一頭饑餓的牛,在廣袤的大草原里大口大口吃草。”按規定,自費生學校不安排住宿。倪進祥借來的1000元,除了交學費500元,租個房子,買飯票和紙墨筆,一個月不到就所剩無幾。頭腦靈活又勤快的他去找學校食堂師傅,請求利用課余幫食堂洗菜洗碗,條件是給他一口飯吃。食堂的師傅跟領導一說,領導就答應了:“行,這孩子家庭很苦,學習又如此執著,該幫。”每天一下課,倪進祥就一路小跑著到食堂干活。吃的問題就解決了。幾個月后,房租到期,倪進祥就與同鄉同學劉詩能商量,“偷睡”在劉詩能床鋪底下的地板上。“今天的很多80后、90后肯定無法想象那是怎樣的場景。每到就寢的時候,我找來事先準備好的化肥的編織袋,往床底下地板上一鋪,側身滾了進去,鋪床的床單剛好遮住床下,躲過老師的查寢。床下很窄,連翻身都很困難,還有男孩子運動后那種令人窒息的鞋臭味,但總算是解決了住的問題”。
——“變廢為寶,這是我一個窮學生能持續練習的訣竅。”同學們練習完宣紙隨手就扔到紙簍里,倪進祥總會趁著四周沒人又偷偷撿起來,在紙空隙處練書法;有時,他會用玻璃瓶裝水在走廊的水泥地上蘸水練字,幾乎每個黃昏,同學們都會看到這個勤奮的背影;也有好心的同學把自己的宣紙贈送給他。甚至,倪進祥沒有圖書館的借書證,也有老師把自己的借書證借給他。
——“所有譏笑都是我前進的動力”。在最難的時候,倪進祥曾利用課外時間去美術系當模特,一小時8元。當時還沒有“勤工儉學”這個概念,他的這些做法遭到一些同鄉同學的恥笑:“你給人家刷盤洗碗不算,還睡在人家床鋪底下,撿人家扔掉的宣紙,這哪像個大學生,你不僅丟盡了自己的臉不算,還丟盡了我們無為縣人的臉,真是活受罪,還是趕快回家種地去吧,別在這里丟人現眼的。”聽著這些話,倪進祥心里五味雜陳,臉上真像被人打了幾巴掌,羞的火辣辣的。但他知道,如果現在就說“放棄”、就回家種地,一定會被這幫小子笑話一輩子,也沒有臉面對幫助過自己的親戚朋友,而理想將隨之破滅。自那以后,倪進祥反而卯足了勁,以時不我待、只爭朝夕的精神,更加發奮學習,同學們周末出去玩,他就在學校的圖書館里看書,或在宿舍里練字,課堂上不理解的內容,下課后上門找老師討教。
我想,在了解了他這段不同尋常的求學經歷后,你一定能理解,一個一直追逐理想的人,他該有多么強大的內心和多么激昂的熱情!
然而校園生活是如此短暫,又或許一個人的成功需要更多考驗。“條條道路通羅馬”,在這個過程中往往需要不斷校正自己選擇的路線。1990年,倪進祥母親的直腸癌復發做了第二次手術,本已赤貧的家債務累累。這次,倪進祥明白,是時候為家庭做出犧牲了。倪進祥含淚離開學校,回到家鄉與哥哥、姐姐一道,共同挑起搖搖欲墜的家。
“貧賤不磨其志”,是我能感知到的、倪進祥身上最大的亮點之一。雖回家種地,卻不忘學業,常常忙里偷閑,擠出時間看書練字。在田間地頭,別人吃飯歇腳,他卻不知不覺用手指在土里比劃起來。當過兵的倪合亮看見小老鄉這副“走火入魔”的模樣,對啃著窩窩頭的他說:“部隊是個大熔爐,愛惜人才,你有真才實學還是去當兵吧。你如果呆在家里,就算考上了美術學院,家里也供不起學費啊。”老鄉一句話點醒了倪進祥,從此也開啟了他絢麗的軍旅生涯。
同年10月,他報名參軍,部隊接兵干部發現倪進祥的特長,四個接兵部隊都爭著要錄取倪進祥入伍。新兵們都希望能分在繁華的城市,可常年在苦難與追求中掙扎的倪進祥卻認為——越艱苦的地方,越能磨練自己的意志;越是人才奇缺的地方,領導定會更加重視人才;越是人家不愿意去的邊遠地方,才越能擁有自己的一片天。在眾多不解的目光中,他毅然選擇了最邊遠、條件最艱苦的沈陽軍區駐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某高炮旅。
軍旅生涯真的一點點成就了倪進祥。高炮旅把“窮孩子”倪進祥當成一塊寶,把他安排到圖書館,還專門騰出房間給他當書法工作室。倪進祥永遠難忘那沓沒有報銷的發票。那時,旅宣傳科少校科長王法祥對正在四處搜羅便宜宣紙的倪進祥說:“你需要買紙還是買書就去買,把發票給我。”就這樣,王科長每年都要給倪進祥解決三四千元的紙墨筆費。后來王科長轉業時,倪進祥在幫科長收拾東西,才赫然發現抽屜里有好幾千元簽著自己名字的未報銷的發票。原來,平日省吃儉用的王科長是自掏腰包支持他自學成材。“識才愛才的領導令我感恩一生。”
倪進祥--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協副主席  倪進祥--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協副主席

學書法需要氛圍和環境。基層連隊,整天摸槍弄炮,一日作息安排滿滿當當,屬于自己的時間很有限,倪進祥卻利用所有訓練間隔和休息時間,心摹手追,筆耕翰墨。在部隊的支持下,每逢周六放假,他便乘火車從東北趕來北京,學藝拜師。買不起臥鋪,火車上就拿出幾張舊報紙,朝座椅底下一攤,一路躺到北京。出站后不顧周身酸疼,立刻坐公交車趕往名賢家中求學。“從一個人身上學一項長處,向十個人學習就會學到十項長處,積少成多,技不壓身。”入伍19年來他利用節假日,先后走訪了26個省100多位名家,并帶上作品當面請教。其求學精神,竟也感動了啟功、沈鵬、李鐸等諸多書法名家,為其指點迷津。
1992年7月,全國第五屆書法大展在沈陽評選揭曉,倪進祥投寄的書法作品落了選。在政治部主任卞友祥上校的支持下,為了查找自己落選的原因,他專程趕赴沈陽,用三天時間,把獲獎和參展的500多件作品看了三遍,把好的作品用筆記本抄一下帶回部隊,邊看邊琢磨,終于找到了自己作品落選的原因:作品尺寸太小,原創性不強,用筆不夠大膽,章法不新穎,所書內容沒有新意。從那時起,“提高自創能力”成為倪進祥一直的努力方向。他開始如饑似渴地研讀古今書論,大量臨摹傳統法帖,努力打造富有自身特色的書法藝術語言。
經過一年多的刻苦努力,書法創作突飛猛進,他自撰自寫了500多副書法作品向軍內外投稿,其中,“丹心磨礪,衛山河大好;桐竹齊鳴,唱世界和平”自撰楹聯作品,被選送赴美參展;“書傲骨丹心,字里行間藏虎豹;展文韜武略,雄風墨韻鑄軍魂”在全軍書展中獲二等獎。“仗劍讀兵書,休言伯樂居何處;潛心誦論語,振濟乾坤在此時”言志聯在《中國楹聯報》發表。1993年10月,倪進祥選送的作品在全國第五屆中青年書法大展中獲獎,成為全軍唯一的獲獎者;1996年,倪進祥的作品又在全國第六屆的中青年書法大展中榮獲三等獎;2004年,作品在全國第八屆書法大展中榮獲最高獎;2008年12月,倪進祥的作品在第四屆全軍書法展中獲一等獎。部隊專門撥出經費為倪進祥出版了硬筆書法集、毛筆書法集;為他舉辦兩次個人書法展 。1997年8月1日,他的自學成才事跡被拍成電視專題片《翰墨凝長城》,在黃金時段播放。2007年3月,倪進祥經總政宣傳部提名參加解放軍文化藝術代表團,出國訪問意大利、埃及、坦桑尼亞。新華社、中央電視臺、《人民日報》、《解放軍報》、《中國青年報》、等多家媒體報道了他的成才事跡。
悟書道,自成一家通三元
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化,不乏“燕雀尋常調”,卻渴求“黃鐘大呂之壯聲”。20年前,倪進祥拿著自己的書法作品,求教于安徽蕪湖書畫院院長倪肇鵬,先生審讀其作品后,一針見血指出:“寫得太甜,當屬‘通俗唱法’,如果想在中國書壇爭得一席之地,必須走常人不敢輕易走的路。”因此就勢利導,建議他學章草。這對尚屬弱冠之年的倪進祥來說,無疑是一座險峰,也是無限風光的奇峰。
章草這門古老書體,從西漢源頭初創,經過魏晉振興,趙宋衰微,于晚清、民國至今,已經是一門曲高和寡的書體。章草之難,難在難識,難記,難認。就像我開頭所述,十個字也得辨認半天。章草不像楷書,一目了然;也不像行書和今草,初涉其中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。面對這座巨峰,又該如何選擇?人生苦短,眼看著諸多走行書和今草的年輕書家,都少年得志,成了大名,如今從頭開始,“不走尋常路”,不得不慎審思考。
“不走尋常路”,似前方點亮一盞明燈,倪進祥走上了研習章草的漫漫征途。是的,關于書法研習歷來有“匯通三元”的說法。“三元境界分入世、出世和遁世,入世境界是以儒家思想為審美導向,強調法度與規則,它是從無法到有法,如漢隸、唐朝的楷書;出世境界是以道家思想為審美導向,強調線條的自由和人性的解放、無拘無束,它是從有法到無法,如唐宋時期的行書、大草書;遁世是以佛教與道教的匯合—禪宗為審美導向,強調思想境界、靈魂絕對的解放,完全徹底地與世俗決裂,譬如章草。”匯通三元,讓倪進祥對美的認識進一步升華,劃清了美與丑、雅與俗、“通俗”與“美聲”的界線。
通向真的藝術之門,有時也像是地獄之門。沒有脫抬換骨否定甜俗,就不會有慘淡經營追尋高古;沒有禪定,就不會羽化。學書路上,擠滿了行者,很多人寫了一輩子,都沒有脫俗,或者只是不斷重復自己。臨一件明清行草,只要假以時日,投以精神,總能臨像。可是臨陸機《平復帖》,恐怕單就認出所有文字,也得耗費一番心血。章草高古,就像白云深處的高僧,輕易也接近不了,即使走近,也會被其凜然佛態嚇得不敢問津。陸機不是專業書家,而是西晉大詩人,胸無文韜,怎能寫出如此曠世經典?倪進祥首先抱定《平復帖》,是喜歡陸機的詩。臨寫到后來,就覺著此件作品的線條,跟嵇康的《文陵散》有異曲同工之妙,前者是用線條謳歌生命,后者用是音符詠嘆人生。臨帖臨到此番境界,就是人生和藝術的一次涅槃。
有趣的是,章草自古就跟軍旅有緣。史游的《出師頌》,就是一部出征文書;而《云夢睡地虎》、《青川木牘》中的多件作品,都是出自當時軍隊下級士卒和小吏之手,寫的即是戰斗文書。因其省略筆畫,用筆簡捷,不僅傳遞了當時軍機,也透出書寫者情性,于是一件件經典之作,就在戰火硝煙中誕生。身為當代軍人,有此一理,倪進祥更加癡迷章草,枕頭下方、軍裝口袋,總是揣著那件本不知展撫了多少遍的章草法典《平復帖》,訓練間隙,熄燈之后,總是揣摸展玩,浸潤其間,樂而忘返。
從《平復帖》發韌,而后是《急就章》《十七帖》。一帖一年,或者一帖數載,浸潤期間,樂此不疲。
細研書法史,倪進祥還發現:自明清以來,凡是書法能寫出個人面貌的大書家,都跟章草有緣,尤其是草書大家。于右任的今草里,有著章草之胎息;王遽常高舉復古大旗,章草寫得風神蕭散;高二適化章草為今草,寫出人生滄桑;當代花鳥畫大師李苦禪,用章草筆法入畫,花鳥臻入化境。前賢的成功,也向他昭示:一件章草作品,如果沒有自己的筆法和性情,寫得再好,充其量也只是照葫蘆畫瓢。原本他學書法,是從秦篆漢隸入手的,而章草就是隸書的草化,漢隸的中鋒行筆,為習草打下了堅實基礎,又參以《十七帖》、于右任的草書,如此滲透滋潤,使這古老的藝術奇葩,寫出了用筆簡遠空靈、雄渾遒勁、恣肆古雅的面貌。
書法是線條藝術,書法家只有掌握法度,充分領悟并純熟駕馭線條,才能水到渠成,使有法的線條造型成為表現“神采”的載體,以達到藝術作品形與神相統一的最高境界。倪進祥常用“字中有筆,如禪家句中有眼”來強調用筆的重要性和靈活性,這種境界正是孔子所謂的“從心所欲不逾矩”的境界。
在對藝術的苦苦求索中,他想到水稻在未雜交前,每畝只收五、六百斤,而雜交后的收成是每畝一千多斤,“選優秀的母稻和優秀的公稻,優勢互補,涵花授粉,就形成高產的水稻。”倪進祥靈機一動:如果把古老章草和現代今草這兩種風格各異的草書“雜交”會是怎樣的一種風格呢?于是在反復臨張芝、李靖、皇象、智永等古代章草大家的名帖,借鑒于右任、林散之、王遽常、沈鵬、馬世曉等當代大家的筆意的基礎上,倪進祥將今草的瀟灑、情趣融入章草的高古、渾穆之中,用他的通俗說法就是用40%的章草基因、40%的今草基因加上20%自己的創意,在用筆上,注重隨意自然、簡約、空靈,氣格平和、高古、力求原創性,最終形成獨具一格的草書風格。
倪進祥小時一次玩耍跌落,被板凳砸破右手,留下一根“五掰”無名指。按照常規的執筆法,無名指是抵管的重要一力,可因無名指殘缺,就不能按約定俗成執筆了。“缺憾化特色”,熱愛鉆研創新的他以古為師,總結并推廣了獨特的三指單勾懸腕執筆法,用大拇指和食指的指尖(手指最敏感的部位)控制筆管,中指作后盾,達到“心手雙暢、翰逸神飛、隨心所欲”的境界,這種執筆法大大提高用筆的靈活度,增強了對長鋒柔毫的控制能力。
“書法最高層次的較量,不是比作品的功力,而是比作品格調、品位和內涵,有的人對雅和俗分辨不清,不知什么是雅,什么叫俗。審視一件作品的雅與俗,首先,從取法上看是雅還俗,看線條是否自然有度,氣息是否平和、高古、簡練、空靈、儒雅。如果是有意安排,過分強調技術性,強調小動作,線條做作火氣十足、相互抄襲,毫無個性,便入俗流。其次,作品的內容是雅還是俗。例如,一些被人寫爛了的陳詞俗語便是俗。通過作品內容、線條和章法,也可以反窺出書法家的自身修養。”倪進祥如是說。
雖然,我也曾聽過不少持批判意見的說法,認為“倪氏之書”有一點過早結殼。其實,我以為從風格的角度來說,風格就是一種殼,關鍵是看殼里包裹的東西是否有品位與價值,越是大家名家,往往個性的東西也越強烈,只是我們的社會習慣于人書俱老的傳統。其實,我們的社會從來不乏少年英才,比如王勃、王希孟,王獻之,少即有書名。相對那些偽傳統的書家來說,就是獲得再多的獎,賣了再多的錢,如果蓋住名字,我們都不知道作者是誰的時候,那能算成功么?我們再回過頭來品味“倪氏之書”的時候,可以發現原來他也是在一種很純粹很傳統的書寫,他強調的線條質量與格調恰恰是我們書法傳統中的核心精神,在他的筆下,我們能感受到一種簡約高古的氣息、絞轉間的蒼莽與渾樸,能感悟到他的匠心獨具。簡言之,尋常之中潛藏古拙,素樸之中蘊含妙理,渾厚之中彌漫著圓融。這一切,無不使得他筆下作品意味深藏、意態古雅、意境簡遠。
修根基,結聯作對妙趣生
縱觀當代書法,雖然從表面上可以說繁榮,但與社會文化發展的步伐卻沒有一致,最主要體現在所書內容的蒼白與空泛。內涵與底蘊的缺失,屢屢反映出“舍其本逐其末”的文化現象。
什么是有根基有內涵的真正書法大家?給大家講個故事。“當代草圣”林散之在去世前有個愿望,即是能葬在詩城馬鞍山。我想,因為那里有詩仙傳說與青山。在江浦的林散之紀念館內,林老的墓碑上赫然寫著:詩人林散之墓。我沒考證林老為何沒有從眾言以“草圣”立碑,但我猜測,詩在他的心目中有著十分重要的位置。詩,是一個傳統文人最高的精神理想,因為詩,讓他獲得了精神的棲息、境界的升華。盡管,現在詩和詩人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已經風光不再。
早在倪進祥銳意走新路的時候,已意識到“花艷望根”的道理。反觀倪進祥的成長,也始終伴隨著對“詩”的敬仰,對中國傳統文化根基的求索。而他在楹聯、舊體詩學習上,亦顯現出過人的悟性。
當初倪進祥欲投師楊尚模先生,楊老因年事已高,不想收徒,故出一上聯想嚇退倪進祥:“一撇如刀,劈開金山分白玉”,倪進祥一時未能答出,在騎車返家的路上,突然,車輪將一顆小石頭彈入河中,濺起朵朵浪花。這一極其平常的現象激發了倪進祥創作的靈感,他腦海中立即跳出“三點似石,擊起藝海卷狂濤”的下聯。當他調轉車頭,再次叩響楊老得門,并將此下聯送呈楊老先生時,老先生欣慰地笑了,破例收下這個關門弟子,并對他說:“每星期過來一次,每次自寫一首詩帶來給我。”
為了表決心,倪進祥曾在拜師之初寫了一首自勉聯 “筆掃千家法 墨融萬古情”。楊老看后說:“此聯撰得不錯,但有一個字需要改。這‘掃’字太狂,筆掃千家法,等于是把古人的東西全部掃除掉了,你不學古人,怎么能成書法家呢,太目空千古了。”倪進祥后來把“掃”改成“破”,并解釋說:“這個‘破’字雖然也很狂,但它含破陣的意思,要破這個陣必須要研究這個陣,要了解這個陣,含有先繼承再打破的意思,破舊立新。”楊老直夸倪進祥這字改得好。
倪進祥即興撰聯,以對聯示人,而且氣勢恢宏。1994年7月8日,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和軍委張震上將、于永波上將等領導親切接見倪進祥時,他在抽一支煙的時間內現場給劉華清上將作出嵌名聯“華夏千秋揚正氣,清風萬丈貫鈞天”,劉華清看后開懷大笑。后來他又給胡錦濤總書記撰聯為“錦現宏圖,萬象和諧騰浩氣;濤迎旭日,九州崛起振雄風。”;給郭伯雄上將撰聯:“伯樂揚鞭,風云催陣馬;雄韜濟世,虎帳運奇謀”;給吳玉謙軍長撰聯為“玉案決戎機,春生細柳;謙懷帥甲士,鐵鑄邊關。”……聯句用典含蓄、氣勢恢宏,展軍人襟懷與風骨,被軍內外贊為軍營中的“林大秀”。
“腹有詩書氣自華”,倪進祥在楹聯創作上游刃有余的功力來自他古典文學的深厚積累。他還總結出一套易記易學的“詩聯創作速成法”在軍內外推廣,為弘揚國學做出了貢獻。
 采訪中,倪進祥對我說:“書法界的競爭,歸納起來分三個層次:第一層次,是書法本體實力的較量;第二層次是書法家字外功夫的磨練;第三層次是書法家道德修養和人格力量的抉擇。當代一些書法家比較注重書法本體實力的積累和發揮,而忽視了第二、第三層次的修煉。這是造成當代書壇群心浮躁,底韻膚淺,追隨時風,千人一面,泯滅個性的書風的重要根源所在!”因此,倪進祥堅持德藝雙修、文墨并進,在第八屆全國書法大展文化素質考核中他的得分名立全國第一,并容登獲獎光榮榜之首。倪進祥為賀蘭亭獎揭曉自作的“書道精深,萬毫通八法;蘭亭俊秀,一序冠千秋”;為孫中山紀念館撰的“推行民主,解放民權,關切民生,勵志興邦稱國父;喚醒國魂,探尋國策,弘彰國運,求真務實得民心。”;為北京2008年第二十九屆奧運會開幕式撰的“展五千年畫卷,氣勢恢宏,規模盛大,賞萬缶鳴雷、萬焰呈祥、萬象更新,顯國力、振國威,奧運雄風驚世界;懾六十億人心,構思獨特,演繹神奇,望九天煥彩、九龍獻瑞、九州開泰,鑄民魂、長民志,鳥巢圣火耀蒼穹”;為改革開放三十年撰的七律“開放國門三十載,神州處處喜盈盈。翻天覆地雄風起,勤政惠民實力增。改革狂瀾催巨變,創新偉略出精英。太空行走五星耀,大振中華萬眾心”等自作詩聯,紛紛在全國各類詩聯大賽中摘金奪銀,足見他傳統文化的底蘊。
解放軍書法院院長李鐸這樣評價倪進祥:“他悟性極強,這點對于學習書法特別重要。比方說,他喜歡章草。把古今章草帖拿來學習,他能夠通過讀帖悟進去,和帖上的字對話,這就叫作悟性。通過這種對話,了解了當年寫章草的人是怎么寫的、如何下筆的、結構是什么、特點是什么?好像當年章草的老師就在跟他對話,這就叫做悟性。他學了章草,他又從章草里面冒出來。他入進去、能冒出來。所以,他寫出來的章草既有章草的味道,又出于章草的范圍、特點。有自家的面貌和特點,這就是他的可愛、可喜之處,所以,他就能夠獲獎,他能取得成功,原因就在于悟性超人。”
中國書協學術委員會副主任、吉林大學博士生導師叢文俊撰文評價他:“其字形結構和筆法能跳出典型的章草模式,他對章草有了獨到的理解和個性化的詮釋。
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國美院博士生導師王冬齡評價他:“是當代軍旅書壇涌現出來的實力派書家之一。作品結字寬博典雅,線條圓潤流暢,格調不低;自撰自書的對聯,所撰楹聯立意高遠,對仗工整,辭旨超拔。” 現任中國書協主席張海曾致函稱贊他“在書法和詩詞楹聯創作上獨辟蹊徑,成果豐碩,堪稱當代青年書法家的楷模。”當代著名書法泰斗啟功稱贊他:“不僅書法寫的高古,而且楹聯也寫的大氣”。中國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沈鵬先后三次為他的展標、書名和齋號題字,勉勵他“詩書并進、德藝雙修。”
中國楹聯學會會長馬蕭蕭稱:“倪進祥的楹聯氣勢恢宏,對仗工整、少年老成,后生可畏。”
情意深,滴水之恩涌泉報
一路走來,面對紛至沓來的榮譽和表彰,倪進祥都會“飲水思源”,昔日點點恩情涌上心頭。他說:“書品與人品的統一,是藝術的一種內在規律,要寫好書法先學會做人。”因此,他以弘美德、報恩情、施大愛為己任,以一己微小之力播撒春風細雨。
在北疆服役期間,部隊施行封閉式管理,“白天兵看兵,晚上數星星”,文化生活稀缺,不少戰友在空虛寂寞之余,對前途一片迷茫。這樣的情形,倪進祥看在眼里,急在心頭。他想:何不組織戰士們學書法,播撒書法火種,弘揚國粹人文,如此既能陶冶情操,又能讓大家掌握一技之長。于是,就利用休息時間,為20多個連隊搞巡回書法講座,帶出了一支“梯形”書法隊伍。
戰士陳竹林,因為被部隊安排當飼養員而苦悶。倪進祥為他撰寫了“竹聳云天憑地起,林藏峭壁任君攀”的嵌名聯,貼到養豬的小屋,以激勵他在做好本職工作之余,學文化、學書法。半年后陳竹林就有書法作品在《佳木斯日報》發表。1995年,陳竹林終于順利考入鄭州高炮學院。陳竹林走后,新兵劉嚴接替他當“豬倌”,同樣的苦悶也纏上了這個小伙子。當倪進祥拿著一支毛筆、一盒墨、50張宣紙出現在豬場時,愁眉苦臉的小豬倌驚呆了。一年后,劉嚴的篆刻作品獲全國書法大賽金獎。“新時期青年士兵楷模”向南林,剛一入伍就在倪進祥的潛心幫助下,認真學習書法創作,很快就成為旅里有名的“小書法家”,創作的作品先后10余次在“騰龍杯”、“北海杯”等各層次的書法大賽中獲獎。據不完全統計,當時倪進祥所在部隊,僅取得市級以上書協會員資格的就達200余人。2002年3月,倪進祥利用到解放軍南京政治學院上海分院進修的機會,組織在校學員學習書法,帶出了一支500多人的書法隊伍。倪進祥調到總后勤部以來,還先后應邀到海軍、空軍、總裝、北京軍區、北京師范大學、北京科技大學、總后油料研究所、中央國家機關黨校等單位講學,廣泛傳播藝術火種。并應邀隨中國文聯慰問團赴河北西北坡、湖南資興、陜西寶雞、山西運城義務為老區和災區群眾創作作品300余幅。
軍營之外,倪進祥依然以弘藝報恩之名孜孜不倦。十余年來,他義務為軍內外3000余名書法愛好者書信輔導一萬余次,郵寄費就花掉五萬余元。擔任佳木斯的《青少年書法報》特約編輯,他把淘汰的作品帶回部隊,利用業余時間為全國眾多的落選者一一批改寄回。湖南省第一師范學校學生胡海成,1998年考上學校時,就熱愛上書法,不久便壯著膽子向《青年書法報》投了稿,沒想到竟引起了倪進祥的注意。倪進祥在他的作品上寫滿了鼓勵的批語:“湖南一師是一代偉人毛主席的母校,你一定要努力,要為他老人家爭光。”第一次投稿就能得到編輯的指導鼓勵,胡海成很激動。之后,胡海成經常寄作品給倪進祥,每次倪進祥都細心給予指導。從1998年到2002年,短短4年時間,胡海成從一個站在書法門外觀望贊嘆的孩子,成長為可以任意揮毫潑墨讓別人觀望贊嘆的青年書法家,作品屢獲國內書法大獎,被《中國書畫報》評為“2002年中國青年書法家百杰”。而他與倪進祥,竟素未謀面。
入伍以來,他輔導軍內外3000余名書法愛好者運用三指執筆法,目前有200余人的書法作品打入國展,其中37人在國家級書展獲獎。
因工傷失去雙手的趙靖永遠記得,他在傷痛與貧窮中折磨下仍堅持不懈地用嘴含筆練字,最艱難的時候,是倪進祥全力幫助他,為他籌資出宣傳冊,為他上下奔走,引起政府部門和社會企業家的重視和關注,最終讓陽光透進苦難的人生;曾身陷牢獄的陳永力永遠記得,第一次在《中國青年報》上看到倪進祥的事跡,便萌生了拜師的念頭。沒有想到,短短一個星期,在他想象中應該不可攀的倪進祥,竟給他寄去文房四寶、宣紙、字帖,讓他勤加練習。因為表現積極,陳永力受到了減刑的嘉獎。
倪進祥的收入不高,生活也過得簡樸,但綠葉對根的深厚情誼卻讓他格外“大方”。倪進祥的啟蒙恩師楊尚模先生想出版個人畫集卻苦于兩袖清風,倪進祥雙手奉上自己積攢的10萬余元,讓老先生的夙愿得以實現;倪進祥時刻牽掛著家鄉建設,帶頭捐資造橋修路,為老家100多個農民書法愛好者提供宣紙和參展的路費。他在北京的工作室,也成為全國各地囊中羞澀的書法同好的棲身之所。倪進祥這樣的行動,在價值多元的今天,總是容易被別人曲解,甚至有人認為這是在“秀”、在“掙名”。但倪進祥卻笑笑“不管別人怎么說,我做我自己應該做的事,只要不愧對軍人、書法家、老師這樣的稱號就行。”
“岱宗夫如何?齊魯青未了。造化鐘神秀,陰陽割昏曉。蕩胸生層云,決眥入歸鳥。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。”這就是倪進祥,人生無驛站,修藝無止境,大愛鑄軍魂!


 倪進祥--中國書協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協副主席
 
倪進祥藝術簡介
倪進祥,男,漢族,1972年10月8日出生安徽無為。1991年入伍。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、中央國家機關書法家協會副主席、第十一屆全國青聯委員、中國楹聯學會常務理事、中華詩詞學會會員、解放軍書法創作院藝委會委員、蘭州大學書法研究所特聘研究員、總后政治部文藝創作室專業書法家。主攻章草,擅長自作詩聯。書風高古,用筆空靈,注重原創性,力求詩書并進,德藝雙修。其作品28次入展中國書法家協會主辦的國家級書展,其中在全國第五、六屆中青年書法大展中連續獲獎,在全國第八屆書法大展中獲“全國獎”,并多次在全軍獲一等獎。出版個人專集4部。1992年11月被國家民政部和總政治部評為“全國軍地兩用人才先進個人”。2000年被中國書協評為“全國首批德藝雙馨書法家”。曾應邀到意大利、埃及、坦桑尼亞、日本訪問交流。2008年被中國書協評為“中國書法進萬家活動全國先進個人”。2009年被中國文聯評為“全國送歡樂下基層活動貢獻獎”。2010年8月被總政評為“全軍學習成才先進個人”。有作品被選送到美國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亞、日本、新加坡、韓國參加國際文化交流。曾應邀到清華大學、北京大學、北京師范大學、蘭州大學、北京科技大學、日本早稻田大學、安徽大學、安徽師范大學、后勤指揮學院等高校講學。新華社、《人民日報》、中央電視臺、《解放軍報》、《中國青年報》等多家媒體曾專題報道。曾4次榮立二等功,2次榮立三等功,兩次榮掛學雷鋒銀質獎章。其書法藝術曾得到啟功、沈鵬、張海、李鐸等名家的好評,多次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。

作品潤格:1萬元/平尺,收藏電話非誠勿擾:18611315509

相關信息

飞艇6码倍投